<address id="31vd5"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31vd5"><address id="31vd5"><nobr id="31vd5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31vd5"><nobr id="31vd5"><meter id="31vd5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     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時事播報 > 正文

      各地立足地域特色,扎實推進鄉村振興—— 村里變化大 生活有奔頭(新春走基層)

      2月2日,湖北省十堰市竹溪縣中峰鎮甘家嶺村白雪皚皚,風景如畫。

      帥 昀攝(影像中國)

      2月1日,大年初一,湖南省郴州市嘉禾縣廣發鎮廣發村,留守兒童收到福字。

      黃春濤攝(人民視覺)

      習近平總書記春節前夕赴山西看望慰問基層干部群眾時強調,讓人民群眾過上幸福生活,是我們黨百年來的執著追求,我們要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,一代接著一代干。

      新春之際,記者深入鄉村,了解各地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務實舉措、惠民實招、發展新貌。干部群眾保持勇毅篤行的堅定,展現虎虎生威的雄風,以更堅定的決心、更旺盛的斗志、更昂揚的姿態,正在把鄉村振興的宏偉藍圖一步步變為現實。

      ——編 者

      北京市門頭溝區水峪嘴村——

      發展民宿 增收致富

      本報記者 謝 雨 潘俊強

      “過年游客多,買了點東西。”一大早,北京市門頭溝區妙峰山鎮水峪嘴村村民王新就在村頭守候,等待預訂的年貨。

      王新是村里一家民宿的管家,做得一手好菜,“很多游客愿意來我們村,我們的日子也越過越紅火。”

      上世紀90年代,水峪嘴村以采石為主導產業,村集體家底厚了,村民收入也多了,但生態環境破壞嚴重,山體破損、灰塵漫天。2007年,水峪嘴村狠下決心關了采石廠,隨后在采石區修復植綠。

      “山林是我們最大的‘靠山’,守好綠水青山,就是守護我們的‘金飯碗’。”村黨支部書記胡鳳才說,村里保留完整的長約1.5公里的京西古道,成了大家伙眼中的致富新路。

      依托得天獨厚的古道文化和永定河文化,水峪嘴村大力發展文旅產業,精心打造京西古道景區。游客可循著青石路上的蹄窩,登牛角嶺關城,在山間憑吊古廟、尋訪碉樓。京西古道已成為眾多“背包客”青睞的徒步線路。

      水峪嘴村還改造升級散落山間的閑置老房,打造充滿現代氣息的民宿。走進王新運營的“夢回古道”民宿客棧,既有山村的古樸,又有充滿科技感的智能家居。“老宅院煥發新風采,春節期間的房間一個月前就被搶訂一空。”王新說。

      2021年,水峪嘴村接待游客超5萬人次,村集體收入達450萬元,帶動150名村民在家門口就業。

      水峪嘴村的嬗變,是近年來門頭溝區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的一個縮影。門頭溝區傾力打造了“門頭溝小院”品牌。門頭溝區副區長馬強介紹,“門頭溝小院”現已達76家、覆蓋全區51個村,盤活閑置農宅300余處。2021年,門頭溝區新建成營業精品民宿15家;接待游客8.7萬人次,同比增長209.6%;實現收入3501.7萬元,同比增長101.7%。

      重慶市巫山縣下莊村——

      生機勃勃 振興有路

      本報記者 王斌來 常碧羅

      車子碾著未化的積雪,向著四面群山合圍的重慶市巫山縣竹賢鄉下莊村前行。

      已過晌午,高聳的山頂上,云霧還未散去,從海拔1100多米的山崖放眼望去,100多道“之字拐”的“天路”若隱若現。

      “天路”上,裝滿臍橙的卡車,緩緩駛出下莊村。臍橙出山,為村民換回可觀的收益。除夕前,第一批分紅送到了每戶村民的手中。“今年大豐收!賣了30萬斤柑橘大果,這個年過得安逸。”一下車,下莊村黨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毛相林迎了上來,滿臉喜色。

      “下莊是口井,井有萬丈深”,這是個名副其實的“天坑村”。1997年,村黨支部書記毛相林帶領下莊百姓,用7年時間,一鍬一鏟,硬生生在絕壁上鑿出一條8公里的出山路,下莊人再也不用背著繩索翻山頭了。在黨和政府的幫助下,通往下莊村的硬化道路接到了村民家門口。2015年,下莊村在全縣率先實現整村脫貧。

      2020年,經巫山縣政府牽線搭橋,重慶浙樂農業開發有限公司包攬了下莊村臍橙的管護和銷售。村民、企業、村集體按照50∶48∶2的持股比例分成。650畝的柑橘林,讓大伙兒的日子更加紅火。

      管護、除草,動作嫻熟,剛放假回家的彭淦正忙著幫父親照料柑橘樹。

      “一年下來,家里人均收入能有兩三萬元。”今年30歲的彭淦,是村里走出去的大學生。畢業后,毛相林的一通電話打過來,彭淦沒有猶豫,背起行囊回到家鄉,拿起粉筆,成為一名鄉村教師。

      “家鄉越變越好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回來了。”村干部中有了更多年輕的身影;下莊天路陳列館里有了年輕的講解員;回村做電商,年輕人正在把新鮮活力帶回下莊……

      端上一碗熱湯,火花在烤爐里噼啪作響。“誰能想到,以前連路都沒有,現在卻要修好幾個停車場。”村民楊元鼎臉上笑意滿滿。

      作為曾經開山修路的一員,老楊修路之后也走出下莊。務工多年后,他還是選擇回家。“下莊天路”成了網紅打卡點,老楊瞄準商機,張羅起農家樂,一年收入10余萬元。

      “山鑿一尺寬一尺,路修一丈長一丈。”正是憑著生龍活虎的干勁,下莊人過上了甜日子。2021年,下莊村人均收入達到1.5萬余元。

      “這里是正在修的鄉村民宿,開春就能提供旅游觀光車了……”積雪猶在,山頂已然云開霧散,毛相林又有了新的打算。

      海南省定安縣次灘村——

      生態更好 旅游更旺

      本報記者 趙 鵬 孫海天 曹文軒

      水泥路面寬闊干凈,白墻灰瓦的小樓鱗次櫛比,走進海南省定安縣次灘村,記者發現一個奇特之處:家家戶戶門口都放著一個白色塑料桶,最大的足有半人高,打開一看,里面都是果皮菜葉。

      “阿姐呀,你家生態肥備得咋樣啦?”胡詩澤還未走進村民胡金英的家,便直奔院門口的這個大塑料桶。

      “你還別說,施生態肥這法子真管用,豆角長得比以前好多了!”胡金英笑呵呵地說。

      次灘村是個百年古村,寧靜安逸,卻也曾因閉塞而貧困。20年前,胡詩澤考上外省一所大學,鄉親們幫他籌集到了上大學的錢。畢業后,胡詩澤進入上海一家外企工作,多年來他一直惦記著回報家鄉。

      2015年,胡詩澤返鄉,看到村里空置的老房子、蜿蜒而過的龍州河,他眼前一亮——“這不就是發展鄉村旅游的天然優質資源嗎?”

      2016年,胡詩澤和幾名返鄉大學生在次灘村辦起民宿,村民們也紛紛加入。生意漸有起色,但也出現了新問題:游客多了,村里的廚余垃圾也越來越多。

      正為此事苦惱時,胡詩澤在一次訪學交流中,接觸到了“生態肥制作”這個概念。

      “用紅糖水、果皮加上廚余垃圾,發酵后形成生態肥。不僅能改良土壤、節約成本,更關鍵的是能讓鄉村垃圾減量。”思路一變,豁然開朗。免費送塑料桶、辦班教授方法、組織返鄉大學生幫村民收集垃圾……在胡詩澤的帶動示范下,這些方法得到越來越多村民的支持。

      “用廚余垃圾做生態肥,可動物糞便、落葉秸稈咋辦?”一次講座上,有村民給胡詩澤出了道難題。胡詩澤團隊中農學出身的返鄉大學生羅振華,為此專門向專家請教,學習堆肥制作技術,吸引了30多戶村民參與。“通過堆肥,每戶每年能省好幾千塊的化肥錢呢!”羅振華說。

      如今,村里垃圾少了,環境美了,胡詩澤和村民們的民宿生意越來越好。村民用集存的果皮、廚余垃圾制成生態肥,改良了土壤,椰子、檳榔的產量和品質更高了。

      編輯:銅仁新聞網值班
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Av版美女潘金莲之性史

        <address id="31vd5"></addres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31vd5"><address id="31vd5"><nobr id="31vd5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31vd5"><nobr id="31vd5"><meter id="31vd5"></meter></nobr></form>